一的一

沉迷 沉迷 沉迷

暖心小段子系列 P1[本佩]

萌到简直了:)

Jarvis Gaylord:

对于听说傻佩又一次病毒感冒,老汉伤愈又伤。我只能默默抹把辛酸泪。发篇甜甜哒小段子祝两位早日病好伤愈,也祝我魔争四成功(ฅ>ω<*ฅ)处女文,渣文笔ooc什么的表见怪。


“看看吧,看看吧,一定要支持曼彻斯特联,它是我们的骄傲啊。”


曼彻斯特的街道上,男孩们抱着手里的宣传单,将他们送到路人的手中。偶尔会迎来曼城球迷的怒骂,但更多的是微笑着拿着传单,然后丢入垃圾桶。


一个将鸭舌帽压的底底的的男人接过传单,面无表情的盯着传单上“支持曼联闯入欧冠”的标题,和下面曼联所有球员的照片,目光锁定那张脸,抱着奖杯笑的跟朵花一样,照片下一小行子“Robin Van Persie”


欧冠就有机会再见到他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什么用,但是来到这,总感觉自己和他在一起了,这样就能保护他了。


“喂。”电话对面鼻音重重的。


“这场大名单怎么没有你啊?”罗本微笑着坐在一家咖啡馆,看着手中的传单。


“感冒了。”略带不满委屈的语气,罗本似乎想象得出范佩西缩在被子里噘着嘴的样子。


罗本刚打算说些什么,就被对面趾高气扬根本听不出感冒的声音打断了“不过你别得意,我是熬得到下赛季欧冠的!”


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罗本默默为相识十年来对方丝毫未长的智商捏了把汗。


“让我来猜猜范大将军是怎么感冒的。”罗本想转移话题,不然两人可能会就着谁活的长讨论下去。


“睡觉踢被子。”


“不对。”


“训练完喝冷水。”


“不对。”


“输球太伤心,罚自己洗冷水澡。”


“我才没那么傻咧,你往高级一点的猜。”


“我说的这些都是你之前感冒的原因。”罗本偷偷翻了个白眼。


“哼。”范佩西有些不服气的嘟囔。


“好啦告诉你,鲁尼说我一定是因为比赛结束后在更衣室脱掉球衣拿着淋喷头发表输球感言的时候闪到汗的。”


罗本有些无奈,“你这个感冒的方法的确很高级啊。跟你讲,感冒了一定要多喝热水,少吃冰激凌和油炸食品,按时吃药按时睡觉知不知道,别因为不用训练就偷偷躲在被子里玩手机,”对于老妈子的碎碎念,范佩西似乎习以为常,“我听见包装纸的声音了!不许吃零食,感冒了吃零食对嗓子不好。”


然后罗本满意的听到零食袋被丢到地上的声音,并由此推断出范佩西此时气鼓鼓的表情,而且用唇语对着手机屏幕骂“烦人的老妈子”


“你现在在哪?”范佩西突如其来的问题噎住了罗本。


说实话?不行,那个家伙肯定不仅不感动,还会将自己嘲笑一番。咖啡馆,没错既不骗他又不会被他知道自己听说他生病了不远万里跑来英国。


“我…额…我在…嗯…咖啡馆吧。”


“真的?”对方将信将疑。


“当然啦。”罗本装出我很诚实请相信我的语气回答。


“我在跟罗本通电话,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聊聊。”范佩西似乎在跟房间里的其他人讲话。


等等,房间里有其他人!


“你在哪!跟谁讲话!”罗本警惕的放大了手机音量。


“在家啊,鲁队长体恤队友,特地过来照顾我几天,很贴心吧。”电话对面,范佩西幸福的声音激怒了罗本。


“你你你你你你!太可恶了!让他马上给我滚蛋!他要敢动你!我绝对一铁棍凿死他!”罗本怒气冲冲的起身,过马路,差点撞翻一辆车,“我的铁棍是不是放在你家了?”


“好像是。”


“再见!”


挂断电话,范佩西满意的笑了笑,上一次也是这样,上上次也是这样,连对面咖啡厅的老板都习以为常了。


“Duang Duang Duang”“鲁胖子你给我死出来!”远在曼彻斯特另一头的鲁尼打了个喷嚏。


敲了半天没人开,罗本从口袋拿出钥匙。


客厅,没人。餐厅,没人。厨房,没人。厕所,也没人。罗本初步断定那个家伙已经潜入范佩西的卧室,图谋不轨。


“鲁小胖!你给我出来!”罗本推开房门,做出一副拳击动作,似乎要和拳击手鲁尼一搏生死。


却发现,只有范佩西一个人躺在床上被子将身体全部裹住,只露出一片退烧贴。


“鲁尼呢?”罗本走到床边坐下,隔着退烧贴摸了摸他的额头。


“去年就被你吓走了。别跟我讲你是从慕尼黑的某家咖啡馆飞过来的。”床上的人将眼睛探了出来,“我就知道你听说我生病就会不远万里跑来我家楼下喝一杯咖啡。”


“我这本来是想欧冠再见你,增添一种期待和神秘嘛。”罗本扯出了一句牵强的理由,“你怎么总拿鲁尼吓唬我?”


范佩西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我也经常拿你吓唬鲁尼呀。”


罗本做出一副你这个负心汉我要吃了你的表情。


“我经常跟鲁尼讲,你再靠近我一步,我就打电话给罗本,让他提着棍子过来,他绝对分分钟不耽搁,拿着铁棍4.0就冲过来凿死你!”


“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是对手哦,要是我失手打伤你们队长,估计范加尔也会失手打死我的。”


“那正好了,拜仁缺了个前锋我就可以转会去咯。”范佩西似乎知道了什么好事一样,“反正范加尔也不需要我了。”


“你知道吗,我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罗本笑了,“因为我的男朋友智商低又腹黑,但是长得太好看,所以我就得成天担惊受怕,万一他被别人抢走怎么办。”


范佩西笑着侧过脸,示意罗本你亲我一下。罗本在他脸上咬了一口。


“我爱你。”


“我也是。”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除了你谁还会从慕尼黑飞到曼彻斯特,只为在咖啡馆里坐一会儿?”


                           ––––––END––––––

评论
热度 ( 33 )
  1. 一的一陆有耳👂 转载了此文字
    萌到简直了:)

© 一的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