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一

沉迷 沉迷 沉迷

honey-小甘蔗与太妃糖

😘😘😘✔️✔️✔️❤️❤️❤️

下垂眼与小排骨:



内马尔是一棵小甘蔗。






看上去有点幼弱,身上还有点黄。旁边的大甘蔗嫌他瘦,嫌他把自己吃的像棵豆芽菜似的营养不良。小甘蔗不理会他,他就是这副模样的,打小就知道了,他也知道自己用不着改变。旁边的大甘蔗腰杆都没有他直,小甘蔗有理由骄傲地站立在这片翠绿色的甘蔗田里。






 万一你产不出糖分该怎么办呀?左边的大甘蔗说。小甘蔗哼了一声没睬它。






 万一别人觉得你是棵生病的甘蔗,把你拔走该怎么办?右边的大甘蔗又说。小甘蔗还是没理会他。他用黄黄的叶子挡住自己的脑袋,然后把眼睛藏了起来。






 晚上,夜风吹来甘蔗群熟睡的声音。在这些声音里,小甘蔗听到一把与众不同的声音,有点清脆,但是又有点吵。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块彩色的糖果站在它脚下,一跳一跳的。




   干嘛干嘛?小甘蔗用叶子扫了扫这块糖果的脑袋。它刚好就趴在小甘蔗的脚部,被它的叶子碰了一下后立即肚子朝天滚了下来。




   我是一块太妃糖!那家伙挺着肚子说。它的外衣倒是挺好看的,花花绿绿,还闪着金光。小甘蔗跟随着风摆了摆肚子,意思是我知道了,一边凉快去吧。




   我叫哈梅斯!太妃糖不依不饶地介绍着自己。它的声音真不算好听,比自己差远了——小甘蔗想。于是他开口说,哈?詹姆斯?




   哈-梅-斯,我叫哈梅斯。太妃糖正儿八经地站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脯。你叫什么?




   小甘蔗不打算理会它。虽然吧,甘蔗群有时会嫌他整天吵个没完,但是小甘蔗是棵很有个性的小甘蔗,自我介绍这种东西,在对没什么兴趣的家伙面前还是能免则免吧。




   结果哈梅斯太妃糖自顾自在他脚下开始唠唠叨叨,他说他从一袋子太妃糖里被漏了出来,一番天旋地转后就掉到了这片甘蔗地里。他还说他是那袋子糖果里最结实最好吃的一颗糖果,结果就因为太胖被挤了出来。他越讲越生气,后来就听到他在那边哇哇地哭了出来。小甘蔗觉得眼皮有点沉,在太妃糖结束自己的嚎哭表演又开始唠叨的时候它就睡过去了。






    内~~~~~~~~马~~~~~~~~~,那是啥呀?




    小甘蔗醒过来,见到旁边的路易斯用他奇大无比的脑袋撞着自己。他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看到昨天晚上那颗小太妃糖肚子朝上睡的正香。光线正好落在它闪闪发光的外衣上,让它看上去像一块金币。




    太妃糖!?马塞洛睁大眼睛。小甘蔗点点头,他用叶子拍了拍太妃糖的脑袋,叫醒它。




    睡醒一觉的太妃糖精神比晚上还好,它一脸严肃地介绍完自己,得到甘蔗群的一致认可后它开始重复自己的悲惨命运。小甘蔗看着它的肚子,鼓鼓的,但好像又没有昨晚那么鼓。它忍不住戳了一下,太妃糖啊呀一声坐在了地上。它低下头,摸着自己的肚子大惊失色。




    我要溶了!




    什么?小甘蔗觉得莫名其妙。




    我要溶化了,你看我的肚子,我的馅要融化掉了。




    快到我的叶子下面来!小甘蔗虽然没明白,但果断地担当起为太妃糖遮风挡雨的任务。毕竟它除了是棵有个性的小甘蔗,还是个有担待的强甘蔗。




    现在所有人都看不到太妃糖了,小甘蔗就低下头,开始和它聊天。太妃糖其实有点口吃,但是它很热情。它说这要归功于自己甜腻的作料,不但有香滑的牛奶,还有果酱以及美妙的巧克力。它和小甘蔗说自己的历程,它是如何被漂亮的糖果纸包装起来的,如何被精心地装进包装盒里。小甘蔗听的很入神。随后它问,那你是怎么来的呢?




   太妃糖摇摇头,说自己打出世就是一枚糖果,其他的事就不知道了。




   


   随后的几天,整个甘蔗地都知道最弱小的小甘蔗有了一位来自别的领域的好朋友。它就躲在小甘蔗的叶子下面,随着风和小甘蔗的叶子起舞。必须得承认的是,太妃糖的舞蹈还不错,还有就是尽管声音像鸭子叫,但是该唱歌的时候它都会竭尽全力跟上小甘蔗。




    小甘蔗觉得自己似乎喜欢上了这颗太妃糖,虽然作为有个性的甘蔗不应该把心思都放在一样东西上面,但小甘蔗确实只想呆在太妃糖身边,或者是让太妃糖呆在自己身边。


  


     然而太妃糖一天比一天瘦了。它漂亮的外衣黯淡了不少,有些地方还破了,破了的地方还有一丝融化的痕迹。成群结队的昆虫开始来撕咬它,太妃糖努力让自己凶起来,不让这些凶徒有可乘之机。小甘蔗也在拼命保护着它。但是融化的速度是惊人的,时间简直就跟洪水那样无法阻挡。




    小甘蔗眼睁睁看着太妃糖融化成一块奇形怪状的东西,它的糖衣差不多全撑开了,身躯暴露在外头。小甘蔗用抖落的叶子覆盖着太妃糖,希望它能减缓一下融化的速度。同时小甘蔗觉得自己可能也病了,它担心的整日里睡不着,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一天晚上,它听到太妃糖在叫它。它低下头,看到太妃糖用身躯在蹭着自己。




    干什么?小甘蔗问。




    你能感受的到吗?太妃糖努力地往它身上蹭融化的糖痕。你尝一下,快。




    小甘蔗摇摇头说,尝什么?




   甜味。我可是糖果家族里最甜蜜的那块啊!再不尝尝就没时间了。




   小甘蔗觉得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嗯,很甜。他抽泣着说。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很甜吗?




   真的,一点都不苦。




   早上,小甘蔗便找不到太妃糖了。它消失了,地面上只剩下一小张依旧带光泽的糖纸。小甘蔗伤心地嚎啕大哭,无论别的甘蔗怎么劝说也没用。它就这样哭了好久,一直到糖纸被路过的几个顽皮孩子掏走。它无力阻止,只能让风刮动自己的叶子徒劳地抗议着。




   秋天,甘蔗地里全是成熟的大甘蔗。但看上去营养不良的小甘蔗却第一个被折断了。断裂的声音让它想起那天晚上,太妃糖撑开自己的糖衣时的清脆的声响。它想,当时太妃糖的痛苦不会比自己少多少。




    迷迷糊糊中,小甘蔗被带走了。它和其他的甘蔗进入了一个大箱子里,然后辗转来到一个陌生的工场。随后被挑选,清洗,加工。它仅剩的一点意识随着漫长的黑暗历程而变得越加模糊。眼前是什么时候重现光明的也不清楚。接着它听到了清脆的声响,自己被整个抛了起来又掉到了金属面板上,过了好一会它才意识到,那个清脆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它变成了一颗糖果,黄色的硬壳,包裹着温暖的牛奶巧克力。




    在它即将要被整整齐齐地套上糖纸时,机器出了意外,它整个被抛出了流水线,然后掉在了地面上。很长一段时间它都觉得自己要融化在这里了,像太妃糖那样。但是没过多久,就有人嘻嘻哈哈地捡走了它。




   一路上它都被一只温暖的手捧着,时不时还在手心里跳两跳。它听到了孩子的笑闹声,闻到了来自这间房屋的温暖的味道。一只小手从手掌里接走了它,随后它被放置在铺有白色桌布的餐桌上,那个孩子拿出了一张颜色有点旧、但干净的糖纸,轻轻覆盖在它身上。




    嗨。糖纸笑眯眯地朝它打招呼。好久不见。




    小甘蔗愣了。




    哈梅斯——太妃糖以一种朴素的姿态包裹起变成了糖果的小甘蔗,并紧紧地贴合着它。




    你好甜啊,比我当初还甜。哈梅斯笑嘻嘻地说。










     詹姆斯·罗德里格斯带着自己做的糖果匆匆忙忙地跑出家门口。今天是圣诞节,他得去送礼物了。虽然和内马尔·达席尔瓦两天前才刚打完架,但是如果自己不送礼物,就又会被他嘲笑自己是个小气鬼。他嗤呼嗤呼地跑过大街小巷,怀里揣着刚做好的太妃糖小礼包。他直觉内马尔会喜欢这份礼物的,那里有一颗因为个头太大没能加工完毕的大号巧克力奶糖,由他爷爷带回家,并用自己最喜欢的糖纸包了起来。




    到时候就能和好了。小詹姆斯一边想一边兴匆匆地跑过一大块延绵的甘蔗地。不远处,那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家伙正一脸要打架的模样等在前方。


   


   


   


   


   


   


  


 



评论
热度 ( 102 )

© 一的一 | Powered by LOFTER